“有人用部长职换我退选”‧翁诗杰:攻顶决心不变

正文
“有人用部长职换我退选”‧翁诗杰:攻顶决心不变(吉隆坡13日讯)再一次问鼎总会长职的马华前总会长拿督斯里翁诗杰声称,儘管有人千方百计劝他退选,但他都不为所动,他的立场在宣布攻顶当日就坚定下来,从来不曾改变,也从来没有说过会退选。他说,在他宣布攻顶后,确实有打着“蔡派”和“廖派”旗号的人提出献意,劝请他退选,当中的献议包括以退选换取上议员及部长职。翁诗杰接受《》专访时,不愿证实是哪一个派系提出退选换取上议员及部长职的献议,以及其他献议的内容,反而自称秉持“买卖不成,仁义在”的原则,不会透露箇中详情。不过,他坦言,本届的马华党选比的重选更为激烈及複杂,涉及的层面更大,绝对是超越328重选,并相信有财团和金主介入,但他能以平和的心情去看待输赢。拒透露献议内容他以一句“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志在改革,走出困局”,形容自己竞选总会长职的决心,并说自己是第二位宣布竞选总会长职的代表,接下来的任何演变,都不会影响他的决定。对于宣布攻顶当天,留下“一切以提名日为準”的伏笔,翁诗杰解释,当时他是依据媒体以假设出现多角战的局面给予回应。“在我而言,任何代表都可以喊话要竞选,但最后会否真的上阵,未到提名日当天,一切都无法作準。”週六发表竞选宣言他强调,或许当天他的回应让人有所误解,他应该更明确说明自己攻顶的立场。“今天你再问我,我同样的一句话,我不曾说过会退选。”他还说,他很清楚自己追求的东西,那些指他只是放风声或试水温,最终不会竞选的人,就让他们拭目以待。另外,翁诗杰在週四下午发函给媒体,指他将在週六召开记者会发表竞选宣言,进一步表明他“必打无疑”的立场。对于党内的金钱政治问题,翁诗杰强调,金钱政治在328重选时已存在,但他在败选后,没有以此借口为自己辩护,但心中是明白的。“现在蔡细历也一直在抨击金钱政治,我不知道他是否也是身受其害,但基于这次的选党涉及的层面更大,所动用的金额必不小,但有多大,只有当事人才知道。”否认颜炳寿属“翁派”翁诗杰指出,他与马华总会长职的竞争对手颜炳寿关係良好,但否认与后者是亦师亦徒或亦友的关係,也否决后者曾经是“翁派”的领袖。自嘲独行侠没派系他说,他长期在马青总团经营,颜炳寿则不曾在马青总团呆过,在2008年党选过后才到中央,那时他才比较认识颜炳寿。“我们谈得来是有的,我也曾委派他出任局主任,他在中委会也扮演一定的角色,这些都是事实。可是,因为如此而说我与他亦师亦友,那是对我们关係一知半解的人的说法。”他声称,有人还把颜炳寿归纳“翁派”,令他摸不着头脑。“难道他曾与我共事过,就要被冠为翁派吗?再说,大家都说我是`独行侠’,又怎幺会有翁派呢?”他说,与颜炳寿没有大不了的个人磨擦和矛盾,宣布攻顶前后,两人一直都有互传简讯沟通。翁诗杰揭露,在他宣布攻顶之前,颜炳寿其实对是否攻顶仍举棋不定。“至于为何他会在我宣布后的翌日,紧接着宣布动向,媒体该去询问他。”他称,除了颜炳寿,他与马华总会长蔡细历、署理总会长廖中莱其实都有互传简讯,只是大家都只是放大他与蔡细历的互动。勤走基层贴身交流拉票相对于其他竞选者频频曝光,翁诗杰的拉票行动显得低调,以致产生他可能退选的流言蜚语,翁诗杰解释,他是“鸭子游泳”,鸭子脚下的行动,自己知道就好了。他说,他不会进入抹黑、诬衊及背后插刀的选举文化,经过3年的沉澱,他更倾向于贴身交流的拉票方式。他认为这个管道很管用。“到今天为此,别人爱怎幺说,由得别人说,我做自己的,我没有分派系,我不说人是非,不挑人毛病,也不造谣。”对胜算多少心中有数“我没有搞大宴会,没有广邀报界採访,我勤走基层,与代表聚在一起,吃个便餐,进行零距离的交流,我不会叫他们表态,也不管他是甚幺派系,只要他愿意出席聚餐就够了。”他不讳言,因为他不是当权派,已经没有办法可以取得全部中央代表的联络,而在这个枝节上呛声也不管用,所以他不再浪费时间去争执,而是尽所能与最多的代表交流。对于胜算,他说,他心中有数,知道自己的胜算有多少,但若是问及他胜算的巴仙,他只会一如以往,给予媒体标準的答案,那就是他将会全力以赴。“全新翁诗杰”笑骂由人翁诗杰说,人和猪打架,不管是输赢,浑身都髒兮兮,而全新的他更能心平气和,更成熟的处理问题。他声称,他还是原来的自己,身型和外表没有变,还是戴着一幅同样的眼镜,但是他的心境和处事态度改变了。“我对人生有另一番领悟,但我没有放弃原则,而我的改变是接触过我的人都可以看到的。”他说,这些日子对他的攻击和抹黑不会少,可是,大家都没有看到他的反击和回应,而是笑骂由人,这也是一种转变。翁诗杰是针对他所打出的“全新的翁诗杰”称号给予这样的注解。他说,他不知道别人有没有看到他的转变,他不曾做过民意调查,对多少人发现他的转变不得而知,但相信接触过他的人都知道他已有所改变。攻击抹黑输的是党他坦承,他所提及的马华改革确是老调重弹,也可能不太管用,但这不意味着就不应该重提。“是的,党争、派系斗争向来都存在,可是它一天没有解决,一天都是问题,所以做领袖的,必须看到当中的利害关係,并且解决它,不然党只能自取灭亡。”他认为,党选应该是规规矩矩的进行,讨论的是如何带领党走出谷底,而不是一味的攻击和抹黑,以及谁伤害了谁,不然输家永远是马华。“如果可以减少选前的伤害,领袖和追随者的心结就可以减少,选后大家依旧有共生共存的空间。马华不能永远掉入胜者为王,败者为寇的漩涡中。”促蔡廖解释外力干预事件翁诗杰认为,蔡细历和廖中莱有必要向基层就外力干预一事给予解释和说明,不然就真正印证了基层和人民一直以来对马华的怀疑。他说,一直以来,基层和人民都对马华受到外力干预存疑,308及505大选,马华遇到大挫败,也显示人民对马华在国阵角色的存疑,进而否定马华,如今如果真的是有外力干预党选,这等于说人民的怀疑获得印证。他称,他是听说有外人干预,但却不知外力所指,可能是某个政党或某个政党的个人,又或者是财团、金主。“我不知道,但如果是存在,那非常槽糕,但也不能说它不存在,的确是有人会为了胜选不顾一切,甚幺手段都敢用。”对于他在领导马华期间是否也有外力干预,他说,间接的影响是有的,但因他没有提出任何方案而不得逞。不担忧蔡廖“和平方案”对于传闻蔡细历和廖中莱达致的“和平方案”,翁诗杰说,他没有感到担忧,党选存在以来,菜单就存在,可是菜单有真也有假,难以作準。“所谓的和平或团结方案,不见得就和平和团结吧?不然,不会出现一个职位超过两人竞争的情况,如果团队真的形成,就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了。”他强调,他不会受到这份和平方案影响,他心中有自己的队伍人选。翁诗杰说,从当权到一无所有,他是以平和、没有压抑的心情重新出击,问鼎总会长职。“就如我在宣布攻顶时所说,我是準备在党面对风雨飘摇时,用我过去二十多年在党和政府所担任不同级别位子累积的经验和历练,协助党走出阴霾。”在记者要求他以一句话形容参选心情时,他再度引用攻顶时的宣言说,他準备“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志在改革,走出困境”。採访手记翁诗謋真的“变了”再访翁诗謋,明显感觉到他的谦卑,且不论这是现实所迫,或者真如他所言,这是3年沉澱的感悟,这是翁诗杰给我首个“全新”的感觉。访问过程中,翁诗杰一样有咬文嚼字,但相对以前是少了,脸部表情也显得平和,言辞中确是没有他所“不屑”的抹黑、诬衊等攻击性的尖锐文字,感觉他似乎真的“变了”。这是翁诗杰在11月25日宣布以“全新的翁诗杰”攻打总会长职时没有展露的一面。当天他虽来了个90度鞠躬,但他那一句“一切以提名日为準”的宣布,根本就“非常的翁诗杰”,何来“新的翁诗杰”?事隔两星期,近距离的接触翁诗杰,感受到他一再强调的改变,可是这项“心灵”改变足以扭转局势吗?相信大家心中有数,翁诗杰也心里明白。马华走到今天这一步,马华领袖应该清楚明白原委,个人的改变、再多的改革、再多的声明,没有大刀阔斧、一刀切的行动,一切都是妄谈。(文:蓝冰冰)/报导:蓝冰冰‧2013.12.13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