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爱车人留下的追梦足迹

正文

岳山骨董车博物馆巡礼暨宏明工业参访--汽车是工业文明的记忆缩影,它保证了个人自由的可能。老车收藏家所收藏的不只是资产,还有对每个时代自由的想像。这里没有贫富阶级,只有人与人透过机械传达的热情。一生与汽、机车结下不解之缘的台湾排气管之父王岳山,在老车的世界中并不富有,相反地,他总是对梦想感到缺乏。于是,他不停追梦,并且愈走愈远,直到所有人都跟不上他的脚步。如今,他休息了,留下了两个梦想:宏明工业与骨董车博物馆。一个梦,已茁壮;另一个梦,则尚待开花结果。这个单元一直以来所介绍的都是一部车,以及车子背后的故事,因为每一部经典车(不是经典车款),都是独一无二的。然而,对于台湾车坛传奇人物王岳山先生而言,他所拥有的每部老车所诉说的,都只是他身上的一部份故事片段。要说完这篇关于人与车的故事,光讲一部车,是无法窥其万一的。

事实上,王先生收藏汽车的生涯,大约开始于30年前。相较于一些年纪较长的资深老车玩家而言,这样的车龄或许不算特别长,但王先生与「车」的渊源,却几乎是一辈子的。从年轻时代开始,出身屏东的王先生便于故乡从事五金事业,后于1975年在屏东市区创业,白手起家成立宏明机车材料有限公司。半生辛劳、为家庭奋斗的他,其实早年便对老车充满热情,而公司转型为宏明工业、承製机车大厂正厂零件、排气管的事业经验,更让他十分了解车辆的基本构造原理。不过,一直到事业版图稳定之后,王先生才开始收藏摩托车。从美国Harley-Davidson、德国BMW、英国BSA等品牌为起点,王岳山先生展开了他汽、机车收藏生涯的冒险之旅。你也许会想,收藏不就是给钱把车买回家里那幺简单,有何冒险可言?但你错了,要收藏一部老车,从锁定车型、了解车辆设计、历史,到寻找车况健全的个别实车、交涉、运送,一直到后续整理、维修保养,甚至翻新或必要改装等,每个环节都是大功课,而投入的时间、金钱、心力能否获得等量成果,却完全无法预料。一部车如此,那幺十部车呢?百部车又是该如何照料?这一切,都成为王岳山真实的逐梦之旅......

一位爱车人留下的追梦足迹 

序章:胼手创立机车排气管王国 收藏老车才是人生终极梦想

王岳山先生在创立宏明工业之后数十年不间断的收藏车辆,惊人的数量使它的仓库成为台湾版的「Jay Leno Garage」,但是以一个机车材料行起家,到后来只製造简单的机车排气管的厂商,是如何创造出如此庞大的事业版图及雄厚资产,着实令人好奇。先前我们说到王岳山老先生最早的事业起源,但如此简单的描述似乎无法充分解释眼前价值无法估算的庞大骨董车群,通常一个在听故事的人总是对富豪的奋斗史感到好奇并且这样的故事结构永远让人百听不厌,白手兴业的这位企业家靠什幺累积出如今如此雄厚的实力,所一手筑起的宏明工业到底已达到何等规模,这些应当都是最能够引我们入胜的题材。

一位爱车人留下的追梦足迹经过创业初期的努力并且从挫折中不断吸取经验,王岳山先生所带领的宏明工业从最早的少量手工生产,逐步发展成吃下国内三大机车品牌六~七成排气管供应量的大厂。

从材料行做到排气管最大家

就如同所有我们最耳熟能详的奋斗史一样,普遍贫穷的时代背景最容易造就出不凡的人,从屏东乡下外出赚钱的王岳山亦是如此。别以为他最早从事的就是与摩托车相关的工作,就业初期的王岳山做的是你意想不到的糖厂公务员工作,老实巴交的领着尚可养活一家老小的固定薪水,不过这一切到他接触到摩托车工业以后便开始改观。在辗转转换跑道至台湾山口摩托车任职并逐渐被拔擢到採购课长,累积相当经验之后,王岳山于民国64年成立宏明机车材料行,正逢民国六十年代机车工业需求量大幅成长,这段台湾工业发展的蓬勃期便成为王岳山扩大其事业规模的契机。从最初只有一间小小厂房和一个车床开始,王岳山开始接单生产小零件,例如比雅久以及当时与日本大厂合作的百吉发的锁座,但是创业过程并不顺利,在面临许多厂商倒帐的情况下王岳山只能咬牙苦撑,不断累积人脉和业界知名度,直到1984年接下三阳机车、Yamaha的大单以后宏明工业才开始让发展脚步渐形稳定;因为50c.c.级距车款是当时机车市场销售的主流,Yamaha和三阳工业业绩就靠着青春乐和达可达的热卖成为龙头,而宏明工业此时不但也跟着让营业额倍增,同时也让技术切入到更精密的机车零组件,也就是机车排气管生产。到了1990年代初后,能够吃下大订单、能创造庞大产能并兼顾产品品质的宏明工业,更承接下当时相当年轻的光阳机车所委託的订单,再加上与日本大厂签属技术合作而迈入半自动和自动化生产,从此站稳国内排气管OEM大厂的地位,并逐步在海外设厂扩大产能。

一位爱车人留下的追梦足迹 

二轮和四轮的梦想追逐

能够壮大自己的事业版图并且日进斗金对多数人来说,可能就是一生中最追求的最大梦想,然而对王岳山本人而言,赚钱就只是实现梦想的其中一个手段罢了,在事业逐渐稳定后,他有个毕生最大的志趣还有待实践:那就是他年轻时梦寐以求的各式车款!其实在还没创业之前,王岳山便已经开始收藏一些原木雕刻品、字画以及汽机车,30、40年来随着资产开始累积,每年更是积极透过朋友的介绍或者是自行委託代办进口商运抵台湾,其中最具故事的当属蒋宋美龄的Cadillac防弹车和前越南总统吴廷琰的W180世代S-Class。宏明工业现任总经理、也就是王岳山先生二子王秋明回忆:「我们总是不经意地三天两头便发现父亲的收藏品多了很多东西」,累积得愈来愈庞大的骨董车数量让王岳山不断寻觅更大的场地存放这些宝贝,而换了大一点的仓库,却也让他更马不停蹄的加快收藏脚步,于是造就出今日汽机车收藏数目达到数百部的规模。在王岳山先生数年前辞世之后,儿子王宏及王秋明接任公司董事长及总经理职务,对于父亲生前千辛万苦蒐集而来的各年代老车,也有意成立正式的博物馆对外开放,但目前时机仍未成熟。他们期待岳山汽机车博物馆能在该地区文化发展上扮演一个重要的角色,因此在当地整体文化观光环境完整建立起来以后,或许这些经典车款就会正式出现在国人眼前。

一位爱车人留下的追梦足迹图说D=宏明工业在80年代晚期与日本Sakura签订技术合作指导契约,开始导入日式管理模式,因此进入全盛时期。

梦想家的纯真年代

对笔者而言,王岳山这三个字代表的,不只是一位爱车人,更代表一整个他所属于的世代。那个时代的台湾,一方面是贫困的,另一方面却也是充满留白的成功机会的。战后的百废待兴,造就庞大却尚未填满的内需。王先生在当时选择了劳动社会最需要的机车周边产业,作为其开发的市场,因而建立了他的排气管供应王国。也在同样的时间历程里,他接触了欧、美、日系的汽、机车品牌,以及他们的设计工艺之美。一切的不凡情节,却如此自然而然,似是早已注定。

一位爱车人留下的追梦足迹 

开头便是惊叹号

採访当天,我们一走进宏明工业大门,便看到令人惊艳的怪家伙。三轮设计、小巧的车身,加上模仿战斗机舱的上开式透明车顶门以及前后配置双座......没错,车外后视镜下方的德文字「Messerschmitt」和圆形厂徽证明了它的稀有身世,这的确是二战德国战斗机名厂「梅塞施密特」所生产的KR200。车名为Kabinenroller的缩写,德文意思是具备车舱的速克达。这部不简单的小家伙不只开启了当天的惊奇,还让我感觉到王岳山先生的幽默:「你们好,我这里什幺都有,就是没有『不会吧』!」

一位爱车人留下的追梦足迹二战德国战斗机名厂Messerschmitt所生产的KR200,车名为Kabinenroller的缩写,德文意思是具备车舱的速克达。它伴随德国人民渡过战后经济困境。

一位爱车人留下的追梦足迹模仿战斗机舱的上开式透明车顶门,以及车外后视镜下方的德文字「Messerschmitt」和圆形厂徽,说明了它源自飞机製造厂的稀有身世。

笔者兴奋地向摄影大哥Peter细数这部战后德国市民小车的种种特殊设计,此时,自办公室走出来、和蔼欢迎我们的大叔,竟就是王岳山先生的公子、宏明工业总经理王秋明先生。看出笔者和Peter哥都是爱车之人,王总经理便也热络地向我们介绍起公司大厅摆放的骨董汽、机车。一下子是1929年的BMW R11,一下子又是老伟士牌,甚至还有1907年份的REO Model G。据王总经理表示,这部REO即使放眼全球,都很难找到有如此完整度的实车。我,实在很难想像这只是前菜而已──到底那有着500部藏车量的博物馆筹备处,是怎样令人傻眼的壮观?

一位爱车人留下的追梦足迹来自美国的1907年份REO Model G。这部REO即使放眼全球,都很难找到有如此完整度的实车。

沉默的梦想者

前往筹备中的「岳山骨董车博物馆」之前,我们从王总经理口中得知,王岳山先生的收藏嗜好,是从早年的家俱骨董开始的,后来在朋友的介绍接触下,才一头栽进老车收藏的世界里去。王秋明总经理与兄长──也就是宏明工业董事长王宏──两人从小见证了父亲对老车的热情:「从前他都是默默自己在收藏,也没让家人知道,也没问我们。一直到后来他常开老车载我们出去兜风时,我们才发现说,咦?怎幺每过一段时间车子就又变多?这才知道阿爸在收藏老车。」也许,王岳山先生是不想让自己自私的梦想,成为家人的担忧,才选择让逐梦的热情如此沉默地燃烧下去吧?

一位爱车人留下的追梦足迹刻意保留当年拥有此车的货运公司招牌,更添古典气息,彷彿回到了那个一切都慢步前行的老时光。

一位爱车人留下的追梦足迹木製方向盘的角度,与今日的卡车方向盘相同,经过一个多世纪,仍然维持坚实的质感。

当我们一行人来到一座类似庄园的建筑,将车辆驶进立体停车场时,不曾一窥堂奥的Peter哥和我两人的表情,真的是用「瞠目结舌」来形容也不为过。成排的骨董老车,每一部都可以是玩车人眼中的经典,而且据王总经理表示,这里每一部车都是维持在能够发动在路上跑的状态。从收藏阵容可以看出,王岳山先生似乎特别锺情于美国车。对于经历70~80年代经济起飞的那一代人而言,美国汽车可以说是社会地位的象徵,而美国在当时对台湾的巨大影响力,也自然地强化了当时人们对美国品牌的崇拜。我想,撇开大美国主义不谈,在那个充满机会的时代,王岳山先生想必是用了他自己的方式,实现了另类的美国梦。

一位爱车人留下的追梦足迹虽然是不起眼的视角,但能在这幺老的车上看到叶片弹簧和传动鍊条,让人更觉汽车工业的基本机械科技,自有其不变的演化逻辑。

一位爱车人留下的追梦足迹王岳山先生特别锺情于美国车,在那个充满机会的创业时代,他以自己的方式,实现了另类的美国梦。

见证一位收藏家的热情

面对这幺多稀世名驹,我发现我并不想特别去细数此处有哪些家珍,因为更让我动容而渴望知道的,是一位老人家是如何、以及以怎样的心情在照料这些四轮孩子的。看着那一字排开的M. Benz SL/S-Class,以及既古朴又奢华的「老汽车」Oldsmobile,我忍不住向王总经理问将起来。他向我表示,老董事长(王岳山先生)不只是收藏车辆,还把它们视为活生生的生命在照顾,每部车他都要弄到健健康康,能够一触即发、立即上路。为此,他投注许多时间,找了专业的人士组成维修团队,有计画性地对这些四轮老家伙进行修复性的维修保养。

一位爱车人留下的追梦足迹 

追随一个执着的背影

听着听着,我才惊觉自己像是在追问一位我永远无缘见上一面、与之对话的老前辈。追索这位老先生的身影,其实怀抱的是一份感伤。你可以想像王岳山先生把这些老车当成自己的小孩。也许,在无数夜阑人静的时刻,他曾纯真地边擦拭着它们的金属躯体,边自问自答地和它们聊着自己的许多梦想......王先生原本计画在2008年于故乡屏东建立骨董车博物馆,可惜最后仍来不及看到自己的乐园美梦成真。因为老董事长的健康开始衰退而转调至此的维修主任告诉我,后来王岳山先生行动不像过去那样方便,还曾请他用电动高尔夫球车载着他巡视大片的停车场。或许,感觉自己时间不多的他,是对着这些即将失去父亲的孩子们一一道别吧?

一位爱车人留下的追梦足迹王岳山先生的车辆收藏生涯,其实是从摩托车开始的,其所搜罗的品牌,函盖了欧、美、日等大厂之重要经典。

一位爱车人留下的追梦足迹一切的一切,就从这部机器终结了马匹拖曳载具的时刻开始。内燃机汽车,彻底改变了世界,也造就了今日的世界。

暂停感伤,王总经理说希望带我们去见一部非常特别的车子。当那细到不行的钢丝轮圈/胎和木製的马车式座椅、踏板映入眼帘的剎那,我瞬即惊叹起来:「宾士一号!」(也就是世界第一部汽车「宾士专利汽车」Benz Patent Motorwagen)。王总经理告诉我们,此车是M.Benz庆祝百週年时,特别严格按照慕尼黑博物馆藏的原型车复刻打造的。在我们的请求下,车博馆的技师为我们实地发动了此车。由于必须以人力发动,因此技师费了一番功夫,终于将这部汽车始祖给唤醒。「噗~噗~噗~噗~」随着第一具汽车内燃机的朴拙节拍,一股「重返一切的起点」的汹涌情绪,竟就这幺在胸臆间翻腾起来......

一位爱车人留下的追梦足迹以齿轮作为力学传动机构的基本单元,这样的设计,至今仍定义着汽车的诸多构造。图中所显示的是发动车辆的人力旋盘机构。

一位爱车人留下的追梦足迹这部1926 Buick Master Six Touring骨董车,曾参与电影《KANO》的演出,是王岳山先生花费不少心血使之复活的国宝级经典。

时间长廊的优雅迴响

王总经理坦承,自己并没有像父亲那幺了解老车,但为了坚守父亲生前的梦想,他还是会和这里的其他人尽力保持这些老车的现况,等一切筹划妥善后,便开始车博馆的初步营运。我冒昧地再次请求,希望能有一部老董事长最爱的骨董车实动起来,让我们拍摄,就当作对他的老车收藏热情的致敬。王总经理竟二话不说,便请技师将一部1926 Buick Master Six Touring给开了出来。若非亲眼所见,你很难相信20年代的造车工艺设计是何等绝美,而且这里头还蕴含着车主不知费了多少心血加以修复的努力。

一位爱车人留下的追梦足迹车舱内的皮革座椅、黑色四幅方向盘,以及古朴实用的仪錶板,诉说着属于纯真年代的优雅神话。

一位爱车人留下的追梦足迹仿木质古典轮圈与挡泥轮拱的曲线,颇具当时流行的新艺术风格,纪录了战间期西方的最后繁华。

去用一段文字描述这样一部敞篷车,着实是不足形容于万一的。你也许需要写一首诗,或者,就这幺静静地欣赏它的存在。落落大方的车头,将水箱护罩和圆形大灯的魅力完全地揭示。厂徽上头的温度计,将科学与美学的目的,做了最单纯而圆熟的结合。仿木质古典轮圈与挡泥轮拱的曲线,和车身侧面的笔直线条交织出刚与柔的奏鸣曲。左右侧开式的引擎盖底下,躺着一具质朴的4.2升直6引擎,它的移动声响,宛如恋人的悠闲步履。车舱内,皮革座椅和典雅的黑色四幅方向盘,为一个属于绅士淑女的纯真年代留下了清晰的见证。每一处细节的美好,都是发自时间迴廊中,一位梦想者的热情回音。

一位爱车人留下的追梦足迹厂徽上头的温度计,十分巧妙地将科学与美学的用途,做了最单纯而圆熟的结合。

期待:让梦想驰骋

当摄影师按下最后一次快门时,我们这才发现,斜阳早已自窗外撒落一抹金黄,而时间的指针在这座机械神殿中,重又惊醒过来、恢复了跳动。挥别童话幻境的时候到了。这趟巡礼的最后一个仪式,便是让维修主任用高尔夫球车载着我们,在这块失去伟大祭司的圣地中进行绕场。一路上灯火有些昏暗,我们在车上沉默不语,只是虔敬且宁静地,凝视着王岳山先生最后的凝视。

一位爱车人留下的追梦足迹置于左右侧开式的引擎盖底下的,是一具质朴的4.2升直6引擎,在当时已是极具性能表现的动力规格了。

热情继续传递

在处处经典的三百多部摩托车、两百多部汽车中穿梭时,你无法想像我们看到了哪些车。这些属于梦幻的车辆带着一贯的倦容,向造访者预道晚安。我回想着王总经理说的话:「我们并不缺少靠这些车子营利的财富,我们想做的是完成一个未竟的梦想。」其实我并不确定这个梦想最后是否终能实现,但这句话,让我对未能向王岳山先生亲自致敬的感伤缅念,顿时释怀不少。的确,以宏明工业目前的规模,在机车排气管业界可说稳立翘楚之位,而这些车辆代表的意义并不是财富的象徵,却是一家企业的创始人及其继承者对社会的一份文化责任。宏明的终极目标,是希望能结合在地周边的文化产业,来打造一个能够将汽机车文化透过教育来传递给一般大众的骨董车文化园区。如果,这个计画能够完成,希望这些车辆能够不只是作为静态展示,而是有机会配合主题活动来做动态的游行,让人们也能见识这些老家伙动起来的迷人风采。当然,只是作为採访者的我,其实没有立场要求这些伟大的汽车文化看守者该如何做,但我相信,他们的任重道远必定会为这些每个时代的经典名驹,找到最美好的道路,让它们继续驰骋。

一位爱车人留下的追梦足迹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

最近发表
内容甄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