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事冲着我勿伤害家人”‧拖车姐报案阻民众骚扰

正文
“有事冲着我勿伤害家人”‧拖车姐报案阻民众骚扰(吉隆坡21日讯)国阵士拉央国会协调员黄糩璊说,她承认自己在辩论会提问时情绪激动,以致引起各方的困扰与误解。她欢迎各界对她的言论作出批评与纠正,但呼吁民众勿以羞辱性、侮辱性,或具有性骚扰含意的文字、移花接木的图片或视频等,对她作出人身攻击。由于她近日接到数以千计的恐吓及骚扰电话、简讯和留言,所以她已于週一向警局报案,并準备採取法律行动,以保护她和家人的安全。“有心人盗用我的家人和孩子的照片放上网,这已经严重伤害到我的家人和孩子,他们是无辜的。任何的批评,请只针对我一个人而来,不要伤害我的家人。”她週二发文告指出,面子书上的“它要红,我们就支持它!让它红遍全马!”、“马来西亚景点”等面子书专页,由于贴出她的家人包括孩子的照片,已经严重对她及家人的安全和声誉构成威胁。她说,“我就是jessie ooi,不要再讲我坏话”的帐号则涉嫌冒用她及家人的名义发表虚构言论,涉及诽谤和污蔑,对她的声誉造成严重破坏。澄清忙碌才关面子书“我对网络上出现针对我的部份言论、文字、图片或视频,涉及诬衊、恐吓、捏造事实等刑事犯罪成份,在这段期间,我收到数以千计的电话、简讯和留言,其中带有恐吓、侮辱、性骚扰等内容,同时声称要杯葛我家人的公司,为了保护我及家人的安全和名誉,我已在週一根据具体案例前往鹅唛警区总部报案,我和家人必定採取必要的法律行动,以保护我和家人的安全。”她强调,对这类污蔑性言论的追究,也是为了广大马来西亚人的利益,人们可以行使言论自由作出批评,但绝对不能以抹黑、污蔑和诽谤的手法,更不能冒用他人名义来作出欺骗行为。如果我们继续纵容这类污蔑性言论的泛滥,那幺在未来将有更多受害者,使网络充斥着暴力、诽谤和侮辱的语言。她澄清,关于媒体报导她关闭个人面子书专页,其实在辩论会结束后,由于她仍需要出席多场活动和工作,而当时就有人把她的手机号码贴在面子书,以致她接到超过1000通电话,令她无法应对,造成干扰,在逼不得已下的情况才暂时关闭面子书专页。但是,她较后已重新开放专页,面对人民的批评与质询,也愿意聆听人民的心声,同时清楚了解必须把事实说明白,才是民主社会的原则,所以,她绝对不会畏惧逃避。“我们马来西亚人,都希望能为下一代打造一个民主、理想及美好的家园,这是我在当初决定从政的信念。人生没有十全十美,需要终身学习,我在政治领域是位女性年轻人,我将把这次事件当作让我走更长远的路的一个经历,以及一个让我继续为民服务的动力。”称报导错误否认指槟调涨门牌税随着黄糩璊在辩论会上误指槟城门牌税调涨一事持续发酵,黄糩璊改口称是媒体错误报导她的谈话。她说,她在辩论会上所提的门牌税事件,指的是雪州民联政府于2008年大选时承诺在执掌雪州后降低门牌税,但后来却食言一事,不过,新闻报导却指她说的是槟城的门牌税,而这是不正确的。她週二发文告指出,她要对自己在辩论会上提出的问题作出几点说明和澄清。她说,由于当时蔡细历与林冠英辩论的内容涵盖民联所有州属的表现,因此,她当时才对林冠英所说的,民联减轻人民负担且同时有能力赚很多钱的言论提出两道问题。“我发表有关‘门牌税’课题时,因曾提及我是半个槟城人,导致各阶层人士误以为我把矛头指向槟州。敢怒敢言,敢做敢当是我的宗旨,当时我没有清楚指明是哪一个州,且在时间紧迫下用错了一些字眼,以致让有心人士借题发挥。其实,我当时所指的是雪州民联政府曾在2008年大选时承诺执政后将降低雪州门牌税等,但后来并没有兑现承诺。这是雪州民联引起人民不满的课题。新闻报导却指我说的是槟城门牌税,那是不正确的。”缺泊车位致乱泊“此外,由于槟岛土库街缺乏泊车位,导致人民在顾虑自身安全的当儿,唯有选择把车辆非法停在银行前,因此,我提出此事是希望林首长能设法解决问题,而非光是让他管制下的执法人员进一步向人民施压,锁车轮后再拖走人民的车辆。许多人民宁愿承受中罚单的风险,都不愿冒险在夜间走长途路到银行办事,因而增加人民的负担。”她说,她在辩论会当天所提及的拖车问题,确实是她和丈夫亲眼目睹,而且报章也曾报导这类锁车事件,一些网民也在面子书上反映同类事件。“虽然我没完整传达问题,但不代表有关问题不存在,也不代表民联州属没有出现问题。”‧2012.02.22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